数字人民币西部扩容4000万,央行同步启动跨境支付研究项目

原标题:数字人民币西部扩容4000万,央行同步启动跨境支付研究项目

新春佳节向来不乏新鲜事物的向往,数字人民币在今年也赶上一个假日热度。

继深圳、苏州、北京之后,美食之城成都也启动了数字人民币公测。《财经》记者获悉,2月24日上午8点,成都“数字人民币红包迎新春”消费红包测试活动正式启动。

与其他几地相比,此次成都数字人民币测试最大的特点是总金额最大,为4000万元;此外,单个红包金额没有固化在过去200元,分为178元和238元两种。

2019年年底,《财经》记者独家报道,由人民银行牵头,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共同参与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项目将在深圳、苏州等地落地。

去年8月,商务部明确,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人民银行制订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到其他地区。

浙商银行前行长刘晓春向《财经》记者表示,随着数字人民币公测向西部拓展,这应该反映了前期几个城市的测试效果比较理想,央行对发行数字人民币更加有信心了。同时,刘晓春坦言,到目前为止,测试的还是社会的使用场景,更复杂的还有发行和回笼环境。

同一日(2月24日)上午,中国央行发布新闻称,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加入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

央行表示,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将进一步构建有利环境,让更多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央行共同研究提升金融基础设施的跨境支付能力,以解决跨境支付中的效率低、成本高及透明度低等难题。刘晓春指出,货币桥方便数字人民币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流通使用,对人民币国际化有一定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

数字红包累计超1个亿

2021年春节前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活动着实密集了些。

2月7日,北京市启动了“数字王府井冰雪购物节”数字人民币红包预约活动,面向在京个人发放5万份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份金额200元,支持线上+线下消费。

2月10日,“数字人民币·苏州年货节京东专场”正式启动。苏州市政府联合京东面向市民发放总计3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并支持线上+线下消费。而早在去年“双十二”,苏州市政府已面向市民发放2000万元数字人民币消费红包,此次首次加入了线上电商消费场景。

据《财经》记者了解,成都市政府联合京东面向市民发放的20万份总计4000万元的数字人民币红包,红包金额为178元、238元两档,随机发放。此次红包依然采用摇号抽签发放,中签用户可在线上、线下购物场景使用红包。

其中,线上场景由京东集团提供专场消费支持,京东APP内专场商品均可使用数字人民币进行消费;线下可在成都市12000余个指定商户(门店)进行消费,包括热门景点、特色餐饮、商超连锁以及京东五星电器、京东家电专卖店、京东电脑数码实体门店等。

在成都启动数字人民币测试之前,数字人民币试点启动已有6期,据申港证券不完全统计其派发总额达1.2亿元,算上成都测试规模,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已经达1.6亿元。

一位曾使用过数字人民币支付的用户反映,支付环节非常快捷,感觉不到与其他手机支付方式的差别。”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向《财经》记者表示,此前,数字人民币红包发了6次了。成都这次是第七次。三个特点:西部地区第一次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4000万元是历次红包活动中总金额最大的;红包分为178元和238元两种,形式上有所创新。

董希淼总结,近期数字人民币测试新进展主要呈现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第一,参与主体多元化,从4家银行增至6家;第二,多种应用场景,涵盖线下、线上;第三,从钱包形态看,“软硬兼施”,适用性强;第四,从具体功能看,支付为主,形式多样;第五,从试点范围看,有序扩大,覆盖全面。

从前期测试看,每到一个新的城市,测试的场景就会增加,比如,先是线下商户,然后增加线上商户、网约车、无网络信号支付、ATM机等不同场景,刘晓春表示,也就是说,越到后面,测试的场景越具有立体感,越接近真实的世界。

此外,刘晓春坦言,到目前为止,测试的还是社会的使用场景,更复杂的还有发行和回笼环境。此外,其曾在《财经》年会上就即将发行的央行数字货币提几点建议:一、高度关注发行环节的流畅性。二、数字货币应当纳入现金发行系统统一管理。三、制定数字货币的会计规则。四、制定数字货币跨境使用和结算管理办法。

探索跨境支付应用

就在成都启动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活动当日上午,中国央行发布新闻称,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宣布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

央行表示,该项目得到了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

货币跨境流通中会遇到几个问题:各国的外汇管制,即是否允许外币直接在本国市场流通;本外币兑换;钞和汇的兑换;现钞管理和调拨。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外币在本国市场流通的,需要兑换成本国货币才能进行支付结算。我们用银联卡在境外支付,表面上是支付人民币,实际上商户当场收到的当地货币,背后是卡公司为用户做了外币兑换。刘晓春认为,现在要研究是不是可以用数字货币直接支付,商户通过什么机制自动兑换成本国货币。这个货币桥就是要通过技术解决数字货币跨境支付流通中的这些问题。

“如果成功了,货币流通更顺畅,本外币兑换、钞汇兑换及货币管理和调拨的成本将大大降低。”刘晓春说,数字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是人民币国际化。货币桥方便数字人民币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流通使用,对人民币国际化有一定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

1月16日,SWIFT联手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CIPS)、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和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在北京成立了合资的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中国银行约翰内斯堡分行副行长高德胜认为,该合资公司将致力于提升中国对跨境报文传输、连接、韧性以及数据管理方面的合规要求,并积极拓展中国相关网络管理业务。“中方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公司、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加盟,则标志着我国跨境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又一重要进展,为人民币国际化增添新的助力,也将为未来数字人民币实现跨境支付和流动探索可行的方式和路径。”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近日在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举办的“数字金融创新与经济发展新格局”系列研讨会上表示,中国的数字货币发展可以稳步慢慢向前推进。首先建立坚实的零售支付系统。在此基础上,先重点解决跨境旅游等经常项目的支付,同时尊重有些国家防止美元化的心理。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人民币国际化,一定不要基于强制,不要让人担心货币人民币化,央行要把主要精力用于维持跨境支付合作的清算环节。

Leave a Comment

  • 友情链接